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两拐出品】中国超限超载斗争史

  交通管理专业知识学习平台,交通问题顽瘴痼疾整治,交通事故预防,交通违法查处,交通管理领域典型案件办理,交通事故处理(深度调查),车辆及驾驶人管理,交通管理队伍建设与执法监督等。超限超载运输治理的历史进程

  总体来看我国货运车辆超限超载的产生是伴随着国民经济发展壮大逐步出现的,具有很多自身特点,我国治理超限超载的进程,大体可分为探索治理、制度完善、集中治理、长效治理及常态化治理五个阶段。

  1988年1月1日,我国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管理条例》。2年后,为了保护路产路权,促进道路运输业健康发展,交通部门开始治理超限行为。1989年12月11日,交通部颁发我国专门治理超限的第一部部门规章《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规定了检查形式和处罚内容,但由于规定不够细致明确,各地理解不一致,执行也不同步,此规定不到半年就停止执行[1]。1997年7月3日,全国人大委员会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首次在国家法律层面明确公路超限超载的相关要求。

  由于车辆超限超载违法运输现象日益严重,不仅损坏公路基础设施引发大量交通事故,而且直接导致道路运输市场的恶性竞争和车辆生产使用秩序的混乱。国家开始从车辆生产、注册登记、路面管控等方面进行顶层设计,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2000年1月14日,交通部出台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2000年第2号令),针对货运车辆制定了具体的超限标准,使我国治理违法超限超载运输工作逐步步入正规化、规范化轨道。2003年底,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04年4月28日国务院第49次常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授予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扣留超载货车职权,设置驾驶人卸载超载货物的义务,并规定超载车辆驾驶人或者所有人承担卸载费用的法律责任。图 1 严重超限超载车辆

  另外,道路运输车辆超限超载的危害性,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2004年12月4日,交通部向国务院上报《关于加强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报告》,总理作出了“要治理就要坚决治好,不能半途而废”的重要批示;2004年9月5日、2005年1月15日,国务院先后两次在会议上对治理超限超载工作提出明确要求;2005年4月15日,全国道路交通安全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研究并通过了在全国开展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实施方案,天津、江苏、河南、青海开始探索计重收费,全国初步形成超限超载治理的制度体系。图 2 车辆计重收费

  2004年5月1日,经国务院批准,交通部、公安部、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在全国部署开展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对“大吨小标”车辆恢复标准吨位,换发行驶证,打击非法改装车辆及企业,设立全国统一的超限超载认定标准和处罚标准,规定每轴平均轴载不超过10吨,车货总重最高不超过55吨的超限认定标准,探索实施交通交警联合执法,由交通部门实施卸载和登记,按照《公路法》规定处罚超限行为,交警部门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超载行为,并对运输单位主管人员实施惩处措施。为巩固和扩大治理工作成果, 2005年6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抓住车辆生产、改装、运输市场准入、收费政策调整、路面监控网络建设等关键环节,从运用经济调节手段、完善法律制度等方面加强治理超限超载长效机制建设。三年内,全国累计投入路面执法人员2668.9万人次,查处违法超限超载车辆1978万辆,卸载货物3274万吨;撤销了79家企业的385个违规汽车产品,取缔了2.7万种不符合国家标准的车型,公布了12批在用“大吨小标”货车的更正参数表;吊销汽车非法改装、生产和维修企业营业执照432户,取缔了无照经营3614户;实施了车辆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缺陷汽车召回制度和危险化学品承压类罐车市场准入制度,督促45家汽车制造企业主动召回缺陷汽车130万辆[2];近20个省份试行了收费公路计重收费,运用经济手段遏制超限运输;内蒙、山东等省(区)在煤矿等大宗货源集中地实行运政派驻管理,从装载环节制止超限超载。图 3 “大吨小标”蓝牌轻卡

  2007年底,交通部、公安部等九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印发全国车辆超限超载长效治理实施意见的通知》(交公路发〔2007〕596号),部署建立治超工作长效机制三年计划,制定了地方政府负责、部门指导协调、各方联合行动的工作机制,明确了源头监管、路面治理、经济调节、措施保障中各级政府及职能部门的职责。各地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密切配合,建立联合执法机制,保持路面执法合力,重点组织开展了针对车货总重超过55吨的严重违法超限超载运输车辆的专项治理活动,并将执法监管范围逐步向农村公路延伸。各地公安部门加强车辆登记管理,组织大量警力维护治超检测站点交通秩序及治安秩序;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加强车辆生产企业和产品公告管理,及时查处违规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截至2009年4月,全国累计投入执法人员5015.3万人次,累计检查载货车辆近5亿辆,其中查处超限超载车辆约3355万辆,卸载车辆906万辆,累计卸载5315万吨[3]。图 4 公路超限检测站

  2011年3月7日,国务院颁布《公路安全保护条例》,条例巩固了超限治理经验,为进一步开展车辆超限治理提供了牢固的法制基础。强化了车辆生产和销售环节、车辆登记环节以及货运场站装载环节等方面的源头治理,对相关部门以及车辆销售生产、企业规定了相应的义务或管理职责。同时,对固定超限检测站点建设和管理等作了进一步的明确,力求治超制度环环相扣,取得长效。2014年,国家实施为期6年的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对超限超载治理提出了新的目标,要求2015年底前,健全完善严查车辆超限超载的部门联合协作机制,运用综合治理手段严厉打击车辆超限超载违法运输等破坏损害公路设施行为,解决影响和制约道路交通安全的这一源头性、根本性问题。

  随着运输需求量增多,超限超载运输问题不仅死灰复燃,在局部地区甚至出现爆发态势,2000年颁布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已经无法满足实际要求。2016年7月12日,交通部等五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意见》(交公路发﹝2016﹞124号),取消车货总重超过55吨、平均轴载超过10吨和载货超过车辆出厂标记载质量的超限超载认定标准。交通运输部在总结多年治超工作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新形势新需求以及上位法规定,对《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进行全面修订,并于2016年9月21日起施行,《规定》更新并统一了超限认定标准,优化了大件运输许可流程,加强了对大件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的管理,规范了对违法超限运输行为的处罚。在重量超限认定上,经与公安部、工信部等部门协商一致,按照GB1589确定的最大质量限值作为超限认定标准;同时《规定》强调了货运源头单位、货运企业和驾驶人的义务,明确了货运源头的监管主体和职责等,这就是“921治超新政”,同时也是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治超规定。图 5 路警联合治超

  2016年8月18日,为推动联合执法的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开展为期1年的公路货车违法超限超载行为专项整治行动。2017年6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放管服”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治超在事中事后监管方面监管缺失、检查任性、执法不力等问题,仍然比较突出。不到1个月,7月5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公路货运执法工作提出明确要求:规范公路货运执法,推动公路超限检测站由交通部门负责监督,消除违法行为;公安交警单独实施处罚记分的治超联合执法模式常态化、制度化,避免重复罚款。8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7〕73号),明确要求规范公路货运执法行为,推进物流车辆标准化,对不合规平板半挂车等车型适时开展专项治理(见图6)。图6加装货箱及带有自卸功能的平板半挂车

  随后,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密集下达相关文件,开展新一轮治超行动,推动治超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其中包括《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关于印发规范公路治超执法专项整治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交办公路〔2017〕130号)、《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开展公路执法服务大走访活动的通知》(交办公路〔2017〕133号)、《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关于治理车辆超限超载联合执法常态化制度化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交公路发〔2017〕173号)。公路货运超限超载治理的八大核心业务,即定点治超、源头治超、流动治超、信用治超、非现场执法、大件运输许可、一超四罚、高速公路治超逐步完善,在全国形成常态化治超局面。

  [1]交通部关于停止执行《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的通知(1991年4月3日(91)交函工字231号)

  [2]李盛霖部长在2007年全国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电视电线]全国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印发李盛霖等同志在全国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现场会上讲线号)